年薪20万算下来时薪才50元!你的“996”真的值得吗?

“工作996,生病ICU。”最近,这句话成了许多人的口头禅。

所谓“996工作制”,即工作日早9点上班,晚9点下班,且一周工作6天的不成文工作准则。“996”的周工作时间最低为60小时。

面对996,有人心存怨念,有人甘之如饴;有人口诛笔伐,也有人左右为难。经纬君采访了两位正在或早年身处996工作制的在职者,不知他们的感悟与你是否类似?

“996工作一年,我辞去职务了”

杨鹏的上一份工作还没到996的境地,但也八九不离十。跳槽到央企做测试工程师的他,为了尽可能节省通勤时间,不得不从北京三环内的家搬了出来,住到了六环外。

杨鹏坦言,其实选择这份高强度的工作其实不在他原本的人生方案内,算是一个插曲。那时,成婚已有两年的他背上了房贷,下一代的方案也提上了日程,经济上的压力使他不得不另寻出路。

“先干两年,等把常识学到手,也算是留了个后路,今后不管怎么样,养家糊口不成问题。”他说。

然而,从朝九晚五到996,节奏的转变是个头疼的问题。虽然公司准则并没有强行规则加班时间,但庞大的工作量摆在面前,除了加班并没有他法,每季度正常下班的日子能掰着手指头数出来。因为工作日住在六环外的亲戚家,他与妻子只能在周末见上一面,使用短暂的时间好好吃两顿饭。

因为先前的工作专业性不强,如今面对突如其来的高强度专业工作,杨鹏有些措手不及,乃至一想到上班就开始焦虑。好不容易熟悉了根本操作,但工作压力仍然压得他喘不过气。躺椅是他和同事们的必备品,每天正午都需要歇息一会,不然整个下战书都会浑浑噩噩。

▲晚上10点,北京后厂村的办公大楼仍灯火通明。图片来历:中新经纬

“我简直在拿命换钱。”杨鹏大概算了算,自己的时薪只有50多元。

在岗位上坚持了一年后,他提出了辞去职务,开始创业做自己真正感爱好的工作。在他看来,一味地为自己不合适的工作拼搏反而不值,虽然一时的收入有所提高,但无法真正具有成就感。

杨鹏觉得,虽然这份阅历能让自己提高不少,但更大的意义是让他认清了自己。“钱很重要,可是没那么重要。”

“不情愿,但也不脱离”

这大约是许多996准则下工作者们的遍及心声。看似矛盾,实为无法。

崔宇就是其间的一份子。毕业后一头扎进程序员大军的他,早已承受了这一事实:想在大型互联网公司工作,就有必要接受996乃至更高的价值。

现在崔宇在一家IT公司任职开发岗,工作日9点上班,11点下班,周六全天加班,下班时间不定。“公司在招聘时并没有对工作时长额定说明,这现已是行业内的‘统一规则’。其别人都是996,我也只能一同。”

相关阅读